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市

国产医疗器械后发快跑

  发布时间:19-11-16

 

  11月8日,参会者在进博会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参观一台新生儿磁共振扫描仪。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摄

 

 

  11月8日,在进博会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达芬奇Xi手术系统的手术器械头在演示切割花瓣。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摄

 

 

  2017年8月24日,在日本名古屋,人们参观中国的医疗设备“联影96环PET-CT”,这是“中国智造”大型高端医疗设备首次打入日本市场。
  新华社记者 华 义摄

 

  在医疗器械领域,流行这样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个行业的质量要求比医疗设备高,那就是航天!作为高端精密制造业的重要部分,医疗器械是典型的资本技术双密集型产业:产品技术含量高,前期投入大,产出利润高。2018年全球医疗器械公司前十强中,美国公司独占7席,德国2席,荷兰1席。可以说,医疗器械行业处于欧美发达国家的高度垄断之中,也是其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

  中国的医疗器械行业起步较晚,但发展很快。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到医械市场竞争中,打破了过去“GPS”(美国通用、荷兰飞利浦、德国西门子)“一统天下”的局面。在一系列民族品牌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高端医疗设备“飞入寻常百姓家”,让中国人以更低的成本,享受到更优质的医疗服务。

  

  兴于改革开放

  1987年,24岁的山东人常兆华,从上海理工大学动力工程系博士毕业。少年得志的他,选择自费公派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生物系继续深造。留学期间,他担任过两个上市企业的副总裁。但1998年,常兆华放弃了当时丰厚的薪水,依然决定回国创业。在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浦东张江,常兆华建立了微创医疗公司。2018年9月4日,世界顶级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创刊近200年来,第一次刊发中国医疗器械产品的临床研究结果,文章的主角就是由微创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心脏支架“火鹰”。意味着微创不仅成为国产支架领域的龙头企业,也开始引领世界支架行业的新标准。

  同样是1987年,在改革开放的另一个窗口深圳,拥有中科院背景的安科公司迎来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小个子广东人叫徐航,刚刚从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毕业。1991年,徐航从安科辞职,和当时的老领导、办公室主任李西廷一起创办了迈瑞医疗公司。资金紧张、人手不足的迈瑞,一边给外企做代理积累资金,一边用挣来的钱自己搞研发。凭借每年占营业额10%的高强度研发投入,迈瑞逐渐成为世界监护仪、彩超等领域的领军企业。2017年,迈瑞营业收入总额达到111.7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首个年度营收破百亿的本土医疗器械企业。

  还是1987年,比常兆华小2岁的陈志强,从同济大学应用物理专业本科毕业,回到了广东汕头老家,在汕头超声仪器研究所做起了研发工程师,师从中国超声仪器行业先驱姚锦钟。姚锦钟于1963年成功研制出中国首台工业化生产的超声诊断仪,他在1978年创办的汕超所,也是当时国内最好的超声单位。2002年,陈志强拉着退休的姚锦钟,共同创办了深圳开立医疗公司。带着共和国40年的技术积累,姚陈两人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国内只有黑白超、国外彩超价格奇高的时候,自主研发彩超。2004年,开立团队研发出了第一台国产彩超。如今,开立已成为国内彩超和电子内窥镜领域的龙头企业。

  除了这些“技术人员创业型”的公司,今天蜚声中外的中国医疗器械企业中,也有不少“乡镇企业转产型”公司。比如国内耗材领域的老大哥山东威高,就是1988年陈学利从村支书任上下海创立的;又如湖南省一次性耗材龙头企业平安医械的前身,也是1993年村里“能人”郑大田牵头创办的乡镇企业……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持续深化、民营经济活力开始迸发的时候。不论“出身”如何,中国医疗器械企业家史的源头,往往都能追溯到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

  打破国外垄断

  谈到自己的创业初衷时,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的企业家们,都不约而同提到进口设备当年给自己带来的冲击。